藤秋

- CP
葉黃(全職)、花怜、忘羨、冰秋

[全职/叶黄HP paro] 与蛇共舞:Hogwarts特快车

(不好意思先来个宣传,《破晓》的淘宝预购点此,预购日到3/7,已经改成横排简体版)

。HP paro,以HP的事物作为主题的短篇集,更文顺序不按照故事时间轴

。一个狮院新生黄少天和蛇院旧生叶修纠缠不清的故事

。修正年级:叶修蛇院三年级(14岁),黄少天狮院一年级(11岁)

(接续九又四分之三月台

黄少天盯着蓝天白云,感受地板的冰冷,后脑勺似乎又磕出一个包。幸好他不是孤单一人,不远处还有另一个倒霉鬼在旁边躺尸,只是他们一个是撞人的一个是被撞的。

倒霉鬼身上还压着黄少天的行李,嘴里语焉不详地念着亚历山大还是压力山大之类的字句。黄少天还躺在地上晕得说不出话,但很快就有人向他伸出一双友谊之手。

「你没事吧?」刚才跟在叶修身边的女孩蹲在他旁边,黄少天这才注意到女孩长得很可爱,大大的眼睛配上柔顺的褐色长发,再加上这个天使般的举动,黄少天差点激动得想喊她一声女神。

「抱歉啊,一时手滑。」罪魁祸首叶修帮忙把行李从那个倒霉的新生身上搬下来,道歉的声音听起来很没有诚意。黄少天气得爬起来,发现叶修这家伙竟然在偷笑。

「再见。」叶修把黄少天散落一地的东西塞回去,自认仁至义尽了,他还赶着要带苏沐橙在火车上占位,却没想到黄少天推着推车追了上来。

「喂喂喂那边那个姓叶的跑什么跑,跑这么快是心虚还是畏罪潜逃啊,有种害人有种过来和我单挑啊!」

黄少天的声音清楚地传到月台上每个人的耳里,围观的群众倒抽一口气,……这个新生进Hogwarts第一天就向Slytherin最强的学生宣战?

「哦,要比什么?」叶修停下脚步,随口反问。

黄少天想了想,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能拿什么和一名巫师比赛,不过目前至少有一项东西是他自认无人可及的。

「咱们比念咒速度?」黄少天挑衅地说。

「好。」 叶修答应了,也好奇这个连咒语都还不懂的小毛头能耍什么花招,「先上火车,不然咱们要被丢在这了。」

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之下,黄少天趾气高扬地跟在叶修和苏沐橙的身后,走向腥红色的Hogwarts特快车。火车上坐满和他们年纪差不多的学生,吱吱喳喳聊着暑假和新的学期,他们好不容易才在最后一节火车拣了一个空包厢,把行李和猫头鹰安置好。叶修的猫头鹰好奇地望着另一个鸟笼,伸嘴想啄醒牠的同类。

「去去去,给我住手!」黄少天连忙把两个鸟笼分开,视线忍不住被那只混了好几种毛色的鸟类吸引,「我靠你这只猫头鹰也太缤纷了,是混种还是不小心把颜料砸在身上吗?」

「天生的。顺带一提,牠叫君莫笑。」叶修看着笑得更开心的黄少天,懒散地说,「你是来和我比笑声长短的吗?」

「当然不是。」黄少天连忙止住笑容。叶修双手抱胸挑眉,一副等着看好戏的嘲讽脸,成功激起黄少天的斗志。

苏沐橙在此时冷不防地喊了声开始。

「Wingardium Leviosa。」

电光石火之间,叶修已经抽出魔杖,黄少天忽地像气球般飘到包厢天花板下,手脚无助地在空中挣扎,眼睛瞪得比牛铃还大。

苏沐橙随即高喊叶修胜利,叶修突然有种欺负小孩的罪恶感,他挥了挥魔杖,让黄少天四脚朝天摔在包厢座椅上,发出响亮的碰撞声。

「哎唷抱歉,这次是真的不小心的。」

叶修连忙上前查看黄少天的情况,却注意到对方的嘴唇还在蠕动,不知道在叨念什么。

什么咒语这么长?叶修揣着魔杖把苏沐橙护在身后,好奇地凑近黄少天身旁竖耳倾听。

「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南无阿唎耶……」

叶修愣住了,这听起来怎么有点像他那位麻瓜祖母每天早上在佛堂念的玩意?

「大悲咒?」他有些不确定地问,这分明是经文不是咒语啊!

黄少天得意地点头,嘴上念的速度更快了,竟然还加上节奏和重音。

「沐澄,妳先待在这里,我出去一阵子。」叶修神情郑重地交代苏沐橙,迅速离开包厢。当厢门关上的那一剎那,他们都瞧见叶修扭曲的脸孔,一阵惊天动地的笑声从门缝传入里面。

「笑屁笑啊别以为你躲在门外我就不知道你在笑话我,给我进来!!!」

叶修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把包厢死锁了,黄少天气得用指甲挠门,留下一道道抓痕。

 

于是黄少天入学第一天就和叶修结下梁子,这段插曲也让他在分类仪式进行的时候忽然受到众人瞩目,一些目睹部分经过的学生们在底下窃窃私语。

「那位就是今天向叶修挑战的新生。」Gryifindor的张佳乐在孙哲平耳边说,「太厉害了,不知道施了什么咒让叶修笑个不停,你见过谁让叶修变成这副德性吗?」

「这人肯定是个可造之材。」孙哲平点头。

 

此时黄少天还不知道大家对他的误会,他和一群新生不安地看着被喊到名字的人坐在板凳上等分类帽的宣判。一位叫方锐的新生率先被分到Gryifindor,最左边的餐桌立刻爆出热烈的掌声。

黄少天很快被叫到名字,他坐上板凳,在帽缘遮住自己的视线之前飞快地扫视四周,忽然和坐在Slytherin餐桌上的叶修对上眼。

然后叶修噗哧一声,又开始拍桌笑。

张佳乐和孙哲平愣了一下,低头讨论究竟是什么咒语这么厉害,坐在另一头的葛来芬多学生韩文清对着叶修低声斥了一句幼稚。黄少天气呼呼地戴上分类帽,劈头就问哪个学院是Slytherin的宿敌。

「我看看。」分类帽没有回答黄少天的问题,用尖锐的声音分析他的脑袋,「勇气足够,头脑也够机智,甚至很擅长钻漏洞把握机会……你为什么不想去Slytherin?」分类帽显然不太满意黄少天无视他的评论,在脑海里狂刷不要Slytherin六个大字。

「这样才能当Slytherin的对手。」黄少天在心里回答。

「想引起谁的注意力吗?」分类帽显然还看得出他心中更深层的想法。

「靠靠靠谁想引起他的注意力了,我这是为了捍卫自己保有自尊维持面子,总之不要Slytherin!」

「可是你的特质……」分类帽还想说什么,可是黄少天最大的特点就是若他不想停,别人也没有说话的机会。

「不要Slytherin不要Slytherin不要Slytherin……」

 

黄少天大概创下史上第一个戴分类帽最久的学生,Hogwarts众师生盯着整颗脑袋被帽子罩住的黄少天,最后分类帽终于以疲惫的声音喊出Gryifindor。

当黄少天摘下帽子的时候,大家都听见帽子松了一口气的叹息……什么样的人能让分类帽这样费心?

Gryifindor的学生开心地迎接他们眼中能打败Slytherin的新希望,黄少天坐在同样是新生的方锐身边。

「兄弟啊,分类帽为什么把你拖得这么久?」方锐热情地和他握手,忍不住问出所有人的疑惑。

「哦,没什么,和帽子吵了一架。」黄少天简短回答,看上去有些灰头土脸。Gryifindor的学生们敬畏地看了黄少天一眼。但等到大家熟悉黄少天的性格之后,他们在后来的分类仪式上反而对那顶破旧的帽子投予同情的目光。

……能耐着性子和黄少天吵架,真不亏是历史悠久的分类帽啊。

 

分类仪式还在进行,喊到苏沐橙的名字时,那名总是跟在叶修身边的女孩从剩下的新生里头走出来,黄少天忽然发现周围弥漫一股紧张的气氛。

「你们为什么这么紧张?」黄少天不解。

「当然紧张啊,这可是一位漂亮的妹子。」方锐吞了吞口水,表情比自己戴上分类帽的时候还要凝重。

当分类帽喊出Gryifindor时,苏沐橙获得Gryifindor最响亮的掌声,黄少天也在那群用力鼓掌的男性之中。方锐连忙把身边的空位让给苏沐橙,女孩坐下后立刻收到周边所有人的关注。但是苏沐澄没有理会其它人,反而是先和黄少天打声招呼。

「请多多指教。」苏沐橙说完后开始呵呵笑,这让黄少天立刻招来周围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哈哈哈……多指教。」黄少天尴尬地笑了几声,虽然心里明白苏沐橙这个笑容的意味和叶修没差多少,但女神笑起来还是比那张嘲讽脸让人心情愉快啊啊啊。 

 

当最后一位新生郑轩被分到Gryifindor之后(黄少天认出那是早上被撞飞的倒霉鬼,立刻站起来向他郑重赔罪),摆在他们面前的空餐盘和高脚杯凭空变出黄少天这辈子看过最丰盛的食物。

「你们认为那块褐色的东西是什么,猪排?」郑轩还在研究桌上的餐点。

「不不,你没见到这里已经有一盘了吗?我想那应该是烤鸡之类的……等等,谁把我刚才看上的鸡腿都拿走了?」

一切都太美好了,趁方锐和郑轩还在研究桌上有哪些餐点,黄少天早就把握机会把所有能抢到的鸡腿通通放进自己的碗盘里,但他很快就发现没这个必要,被拿完的空盘又自动添加新的食物,也免去方锐为了一根鸡腿找他掐架的危机。

等到所有人都吃饱喝足,杯盘狼藉的餐桌又恢复原本干净的模样,冯校长上台讲几件不重要的小事之后宣布解散,新生们起身跟随各学院的级长,准备前往他们的交谊厅和寝室。

「哎呀苏妹子最好快点跟上前面的人,小心雷文克劳的学生把咱们冲散了啊。」离开餐桌之前,黄少天不经意地看见叶修隔着餐桌朝苏沐橙微笑,连忙叫苏沐橙跟上队伍,然后挑衅似地瞪着叶修。

光是苏沐橙被分到Gryifindor这一点就足以让黄少天维持一整年的好心情,尽管对于爱情什么的还不太明白,不过黄少天心里幻想以后的对象应该会是像苏沐橙这种可爱又亲切(?)的女孩。

 叶修对黄少天笑了笑,彷佛不怕被人挑战。黄少天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却发现被人群冲散的人反而是自己,只好朝叶修匆匆挤了一个鬼脸,赶紧跟上Gryifindor学生的脚步。

 

至于黄少天理想的对象如何从他的女神苏沐橙变成他的敌人叶修,那又是一段很长的故事了。


(TBC)

 

。过渡章节,还在练习怎么搞笑(?),把点心大大和压力山大君分在Gryifindor是我的私心…希望这几天能写完啊T口T


评论(11)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