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秋

- CP
葉黃(全職)、花怜、忘羨、冰秋

【天官赐福/花怜】 不知羞01

最近迷上墨香铜臭大大的新连载《天官赐福》,摸一个短短的糖

后篇:020304

01.

自从和花城心意相通,谢怜注意到,花城盯着他瞧的时间,也越来越久了。

以往相处,双方只是偶尔对上眼。现在,只要两人处在同一个空间,无论谢怜何时回头,都能发现花城那只明亮如星的眼睛,如影随形地跟着自己,饱含笑意。

除了笑意之外,好像还有一些什么,让人难以解读。

谢怜觉得,自己好像又不懂花城了。

他可以分辨花城的笑声,是真心或是假意。也能读懂花城脸上的情绪,是高兴还是动了杀机。至少在其他时刻,他的判断是没出错的。

只有三郎看着自己的时候,读不出来。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和花城对上眼的时候,谢怜还有点想逃。

为此,谢怜有些苦恼。毕竟都明白花城的心思了,要是自己还摆出这种态度,这会让花城怎么想。

可是这股想逃的冲动,却好像怎么样都没办法改过来。

 

谢怜纠结了几天,最后还是被花城看出异状。

结束手边的琐事,回到菩荠观之后,两人先是把道观上上下下都打扫了一遍,这才并坐在那张唯一的席子上,稍作休息。

虽然谢怜和花城并非凡人,不太会出汗,身上的脏污也能靠法力处理,可是谢怜还是保持了普通人的习惯。他拿了一块干净的布,大致擦拭了脸和脖子,再把布翻成干净的那一面,打算递给花城。

谢怜手持白布,抬头望向花城,发现对方早已牢牢盯着自己,目不转睛。

谢怜又想逃了。

他硬着头皮,强迫自己盯着花城那张笑脸,正打算开口,却被花城先抢了话,道:“哥哥,最近有什么心事吗?”

花城的手探了出来,覆上谢怜的手背,和他手上的白布。

声音温和,手劲轻柔。

谢怜低头,看见花城修长的手指,温柔地在自己的手上抚动,一下又一下,缓慢而慎重。小心翼翼得像是对待什么易碎品,又带着某种讨好的意味。

花城这样的态度,反而让他的烦恼瞬间消散了,产生怜惜之心。

谢怜心想:“三郎莫非以为我怕了他,还是认为被我讨厌了?这可不成,不能让三郎有这样的误会。”

心念一通,谢怜立即抬起头,迎上花城的目光。

这一次,内心毫无阻碍。

谢怜如释负重地松了一口气,为自己这几天躲躲闪闪的行为,暗自觉得好笑。

 

注意到花城抛来疑惑的眼神,谢怜决定坦白,柔声道:“三郎,最近我发现自己好像……没办法一直看着你,我也不是很明白,可是绝对不是怕了你,更不是厌烦你。总之现在已经不会了,你千万不要介意。”

闻言,花城先是挑眉,然后噗嗤一声,竟是笑了出来。

谢怜好不容易才吐露自己的心声,顿时被这个笑声弄得有些慌了,不知所措地喊了一声“三郎”,不太明白花城是在笑什么,他这次又没办法懂了。

花城笑了一会儿,这才慢慢收回笑意,一本正经地朝谢怜道:“我早就发现了,并且完全不介意,哥哥知道是为什么吗?”

谢怜很诚实地摇了头。

花城轻轻一笑,俯身凑到谢怜的耳边,轻柔地道:“哥哥,难道你不知道,你之所以不敢看我,是因为你……害羞了。”

那语气,竟是有点责备的意味。

谢怜一愣,先是疑惑地细思了花城的话,忽地“啊”了一声,发现自己的脸颊正在发热,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花城唇边的笑意更深了,他将谢怜的手和白布往前一拉,轻压在自己的腿上。两人本来是并肩坐下,这样一来,却是被迫成为了面对面的姿势。

谢怜还没回过神来,就先感觉到唇上一湿。

在短短的一瞬间,花城快速对谢怜留下蜻蜓点水般的一吻,然后笑吟吟地望着他。

那神情,带着某种开了小玩笑得逞的愉悦,可是瞧向谢怜的眼神,又隐约有些忐忑,像是怕吓着了他。

既是矛盾,却又遮掩不住好心情,目中微光闪烁,煞是好看。

 

谢怜揉了揉眉心,觉得自己这个不敢看三郎的毛病,好像更严重了。



(TBC)



-

解释:怜怜看了花花的笑容,感觉到花花要吃了自己,身体很想逃,但脑袋还没懂,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还有点责怪自己。

但花花只是想吃而已,他还是很尊重怜怜,并且比起吃,更享受让一个活了八百年的清心寡欲神官,一步步陷入恋爱的感觉,嘻嘻


啊……这几天追连载,每天都笑得像是神经病,希望花怜赶快圆房

感谢喜欢!


评论(21)

热度(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