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秋

- CP
葉黃(全職)、花怜、忘羨、冰秋

[全职/叶黄] 《破晓》《与蛇共舞》PDF档分享(纪念绘者REN)

对不起久等了

原本要在8/10分享,但最后赶不上

两本小说的封面和插图都是与我相识十年的好朋友REN所画

双子座的我和狮子座的她对于叶黄这个CP非常有共鸣

这两本小说的的发想与剧情她也参与不少


昨天是黄少天的生日,也是她的生日,以及入土的日子

虽然现在分享一、两年前不成熟的作品有点羞耻XD

但是,让更多人看到她的插画与心血,那就是我现在唯一能为她做的事情了

愿她在天上能获得真正的自由和快乐。


郑重声明:由于分享印刷档是为了纪念去世的朋友,还请大家不要用她的心血翻印贩售,那就不是我的本意了,谢谢。

下载网址:https://pan.baidu.com/s/1bp7Mto7
密码:wptt

注:《破晓》我手边只有繁体版,简体版一直没收到电子档,因此暂时先分享繁体版

〔全职/叶黄〕古物遗事之骤雨

‧今日湾家ICE2无料(内容有修改),是一篇还没贴出正文的番外(喂

‧郑轩视角,天师叶修x半调子的古董鉴定师黄少天



又是突如其来的午后雷雨,对G市人而言却是司空见惯之事。「蓝雨」古董铺的小伙计熟练地将外头摆的小玩意迅速收进店里,然而值班的掌柜却频频抬头望向窗外的倾盆大雨,不时往墙上的旧式西洋钟瞧上几眼,好似在等待什么。

 

小伙计卢瀚文在一旁偷偷观察掌柜郑轩异常的举止,对方嘴里叨念的几句「压力山大」出卖了他的焦虑。正当卢瀚文压不住好奇心准备开口时,一阵急剧的脚步声匆忙撞进古董铺。在店里的两人尚未反应之前,被淋得湿透的不速之客倒是先喊了起来。

「小卢在吗在吗在吗?在的话快去帮忙拿条大毛巾过来,这种大雨简直要淹死我。」

卢瀚文连忙钻进储藏室找毛巾去了,郑轩松了一口气,赶紧把身边的卫生纸和抹布一股脑儿推到对方眼前。

「谢天谢地!黄少你可终于回来了,出门前怎么不把手机带上,害店长找不到人……」

「我不是说过到附近转转很快就回来,那间新开的古玉市集都卖骗人的西贝货,能让人待上多久?」黄少天没有认真听郑轩的抱怨,他的鞋袜全湿了,正忙着把袜子拧出水来,顺便发发牢骚,「……说什么先秦墓葬里挖出来的玉璧,当我不知道上面的沁都是火烤出来的。哼哼,这种造假手法太落伍,随便拿铺里几个假玉都比他们逼真多了……」

黄少天兀自碎念一阵子,这才意识到郑轩被掐断的话,「嗯?你说店长找我,他不是还在H市淘货?」

「店长打电话回来,说有好消息和坏消息。坏消息是店长要你有空马上就去H市,最好这两天就要到。」郑轩直接切重点,逮到空隙发言的时候千万不能给黄少天说话的机会,否则又要耗掉不少时间。

「我去,才回来没多久就要赶我出远门,店长还有没有人性?」黄少天边接过卢瀚文递来的毛巾边抱怨,却也意识喻文州的性格不会轻易下这种命令,连忙追问好消息是什么。

郑轩却犹豫了一下,「哎你听了可别骂我,这个好消息是店长认定的。」他先把责任撇到喻文州身上,这才愿意说出口,「总之,找到叶修了。」

「靠靠靠,找到魏老大才是重点,找到叶修算什么好消息?店长该不会是闷了太久,随便抓到一根稻草都当成是希望?」

只见黄少天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吐出来的话也像连环炮,脖子挂的一枚鸟形玉佩也随着主人的激动而露出领口外。

郑轩看着不轻易示人的玉佩,倒是能理解黄少天的反应,毕竟这个玉佩也和那位叶修有些关系。

 

「蓝雨」古董铺由魏琛一手创立,铺里的成员多半是孤儿,黄少天脖子上的玉佩便是在他被遗弃的箱子里找到的。作为唯一的身世线索,黄少天花了很大的力气去研究古物,却只能知道这多半是后世仿古的作品。

他们第一次和叶修见面是在某个古玩市场,没有人知道叶修的真实身分是什么,就连作为多年朋友的魏琛都无法确定,只知道叶修是卖古董的同行,似乎还懂一点方术。

那时魏琛带着店铺的所有人一起淘货,黄少天正好和路过的叶修看上同一件仿宋的梅瓶。最后叶修将梅瓶让给黄少天,魏琛趁机让叶修瞧瞧那枚鸟形佩,却没想到对方哎呀一声,从怀里拉出一枚龙形玉佩,造型大小和纹饰风格都和黄少天的玉佩有惊人的相似度,就算不是出自同一人之手,肯定也是同时代的产物。

一龙一凤,正好凑个龙凤征祥,黄少天当场脸都绿了。

偏偏这两个玉佩似乎有什么神秘的力量,那时方锐还没离开蓝雨,倒霉挑中一个有问题的唐代古镜,叶修称说里面的鬼怪已经成魔,需要借黄少天的玉佩一用。

郑轩永远记得那天的情形,他和其他人站在一旁兴奋观望,却见叶修在黄少天的背后煞有其事地用手指画符,然后忽然从背后紧紧抱住黄少天──郑轩立刻想到一部经典爱情电影叫作泰坦尼克号,只差没人喊我是世界的王。

事后叶修解释那是因为黄少天的玉佩不能离身,只好用这种别扭的方式完成仪式,黄少天气得半死却无可奈何。然而之后叶修多次上门借用玉的力量,黄少天竟然也从排斥变成习惯,甚至还兴致勃勃地和叶修秘密去了不少地方──果然是一对玉佩一对基,从此郑轩看黄少天和叶修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但这些都是一年多前的事,有一天魏琛独自去H市淘货,从此和蓝雨众人失去联络,主要在H市活动的叶修也突然没了下文。突如其来的变化让蓝雨众人慌了手脚,喻文州代替魏琛顶下铺子,好不容易才让生意回归。然而登报、上网发帖各种方法都做遍了,这间古董铺最初的主人和叶修依旧没消没息。


「算了算了,虽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但难得店长这么急着找我,在这打混摸鱼好像也说不过去……小卢人呢?叫过来帮把手吧!」 

郑轩本来以为黄少天还会在店里休息一阵子,毕竟店长也只留下这些话,至少了解一下情况再离开,却没想到黄少天难得连多余的话都不说,很快喊来卢瀚文一起整理行李,过没多久就打车去机场了。

郑轩目送黄少天如骤雨般来了又走,忽然瞧见被遗留在店门口的一双干瘪袜子,发现黄少天并不如他表面上的冷静。

(END)

终于在五月底赶出叶神生贺

因为篇幅限制只点到为止,总之一切以正文为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开始贴…

希望大家喜欢这样的设定><


注:

「西贝货」指的是假货,因为西+贝合起来是「贾」,通「假」音。

「受沁」指的是几百年以上的玉受到土或铁侵蚀或风化的痕迹(通常陪葬玉的受沁情形会更严重),大多数是呈现褐色或是红色

(曾经在课堂上看过用火烤的假玉,好像还有用酸性的东西制造出被侵蚀的坑洞XD 但那种颜色太单一了,真玉的沁是非常不均匀的

[全职/叶黄] 与蛇共舞:吐真剂

灵感来源是二芥芥蒸炸煮炖爆炒猫焼 两位大人的

。HP paro,一个狮院新生黄少天和蛇院级长叶修纠缠不清的故事,使用台版译名(不好意思><)

。《与蛇共舞》是以HP的事物作为主题的短篇集,更文顺序不按照故事时间轴,有空再写成完整的故事

。本篇叶修蛇院七年级,黄少天狮院三年级 


01.

「确定要喝?」

叶修慵懒地把手上切碎的蛞蝓丢进大釜,下方的炉火是寒冷的地牢唯一的热气来源,黄少天不安地搓搓失去血色的手,随即露出无比坚定的表情。

「喝就喝吧不过是几滴吐真剂,几分钟的时间而已还怕你动什么手脚吗?既然都答应你了,有什么猥琐的招式尽管放马过来吧。」

「你就不怕我趁机套出什么秘密吗?」望向黄少天逞强的脸,叶修觉得有些好笑,「我可是心脏的史莱哲林。」他特地强调。

「哼哼葛来分多的字典里才没有害怕这两个字。」这点黄少天倒是挺骄傲。

「那是你们该换字典了,小狮子。」蛇院的优等生嗤笑。

「靠靠靠你又叫我小狮子,我特么都在学校待几年了还喊不腻吗?」黄少天忍不住抗议,「本大爷时间宝贵没空和你闲话家常,速度把吐真剂拿来,快快快。」

 

02.

叶修拿出一个装满透明液体的玻璃瓶,朝杯子滴了三滴。

黄少天摆出无惧的模样,豪迈地饮了一口后搁下杯子,迎上对方锐利的目光。

史莱哲林的学生嘴角上扬,在明灭不定的火焰照耀下显得特别紧迫盯人。黄少天下意识退了几步,身体碰一声撞到放置药材的储藏柜,惹来墙上的画像几声咒骂。

葛来分多的狮子难得感到一丝恐惧。

 

叶修最后走到他面前,距离近得能感受到对方的气息。黄少天觉得叶修根本不需要用上吐真剂,那深邃的眼神彷佛早已看穿他的心。

他连忙闭上眼睛,迎接叶修的第一个问题。

 

03.

「少天,喜欢我吗?」

出乎意料之外的质问让黄少天倏然睁眼,叶修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就只是安静等待他的答案。

「……喜欢。」

黄少天回答得很快,或许是因为这个问题早就在他心中自问无数次。

若不是喜欢,骄傲的狮子怎么甘愿与狡诈的蛇共舞。

 

03.

「妈蛋这种事还需要用到吐真剂?你不是该问一些比较有意义的问题,譬如说霍格华兹哪里有神秘的魔法石或消失的密室什么的……」黄少天抱怨。

「这些事情问你会知道吗?」叶修鄙视他一眼,胸前的男学生主席徽章闪过一丝光芒。「哥知道的秘密肯定比你多,还有什么问题比这更有意义?」

 

黄少天觉得自己一定是被下了咒,才会在叶修低头靠近他的时候主动送上自己的唇。

 

04.

一阵拍打翅膀的声音忽然从他们头上出现,黄少天用眼角余光看见叶修养的猫头鹰君莫笑优雅地停在大釜旁,歪头打量桌上的杯子,最后朝着杯里啄了几口。

卧槽!

目睹这一切的黄少天拼命挣脱叶修的怀抱,偏偏叶修又把他的后脑勺紧扣着不让他逃,情急之下他只好咬了对方一口。

「怎么了?」抚着被咬伤的嘴唇,叶修很不满地问。

「我靠快阻止笑笑啊啊啊牠正在喝你的魔药!」黄少天慌张地指着君莫笑,虽然不知道动物喝了吐真剂会产生什么变化,肯定不会有好事。

 

看见自家宠物啄水啄得不亦乐乎的样子,叶修只是喔了一声,转过头来又想继续刚才那个吻。

「靠现在是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吗?你让笑笑乱喝东西万一牠变成山怪了怎么办,你对得起笑笑对得起父母对得起借你教室的魔药学教授吗?」

「吐真剂不会让牠变成山怪,变形咒才会。」叶修皱眉,「你的变形学还好吗?」

「这不是重点,万一笑笑因为这样死掉……」

「别管牠,喝点清水而已,不碍事。」

「不碍事你个……靠、你说什么?」

「你才对不起你的魔药学教授。」面对眼睛瞪得像家庭小精灵一样大的黄少天,叶修淡淡地说,「喝了吐真剂,哪能让你有这么清醒的意识。」

黄少天用一脸卧槽老子就这样被你蒙骗的受害者脸孔愤恨地看着叶修。

 

05.

「怎么,被哥帅到说不出话了?」

「……我什么话也不想说。」黄少天哼了一声,拍掉对方伸来的手。

「不想说话,那就别说话吧。」叶修笑了笑,用嘴唇夺走对方一整晚的发言权。


(END)

→朋友说少天的魔药学其实年年都得T吧(超坏)

不过哈利也是到四年级才知道吐真剂,三年级的少天不懂是正常的(?)

→这系列就是很随性的更,想到什么就撸什么片段,欢迎提供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