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秋

- CP
葉黃(全職)、花怜、忘羨、冰秋

[全职/叶黄HP paro] 与蛇共舞:礼袍

偷偷加一條一個灣家二月場《與蛇共舞》的印調,還在努力關窗中_(:з」∠)_

。HP paro,以HP的事物作为主题的短篇集,更文顺序不按照故事时间轴

。叶修蛇院五年级(16岁),黄少天狮院三年级(14岁)

。有轻微(?)女装描写,傻白甜


又是新的学期开始,Hogwarts的旧生坐在底下看着一批新人忐忑不安地戴上分类帽,期待仪式结束后的大餐,却没想到这次冯校长忽然变得长舌。

「那边的几个安静!」冯宪君往Gryifindor的方向吼着,「刚才说到哪了?咳咳,大家应该都注意到今年的物品清单多了一样东西──是的,为了庆祝创校周年,咱们这一年会办一些庆祝活动,其中包含一场正式的舞会……安静点,别逼我对你们下静默咒!」

所有学生兴奋地交头接耳,冯校长好不容易才把剩下的话说完。在宣布开饭之前,他还特地训诫学生要守规矩,并往Gryifindor和Slytherin的餐桌各瞪了一眼。今年刚升上三年级的黄少天笑嘻嘻地向校长挥手,五年级的叶修突然拿起手帕擦了擦胸口,让长袍上的级长徽章闪耀着光芒。

「很好,希望各学院新上任的级长能保有荣誉心,别带头作乱……大吃大喝吧。」冯校长咬牙切齿地说完最后的叮咛,终于愿意让餐桌变出丰盛的食物。

不过这项大消息还是成为这几周茶余饭后的话题,Hogwarts的男女学生之间突然弥漫一股微妙的气氛,情侣被单身狗攻击的事件也越来越多,让医院厢房郑重考虑要不要添购双人病床。

「这表示我们得去邀请女生做我们的舞伴。」郑轩又开始喊压力山大,「女生已经够少了,咱们又是低年级,怎么和高年级的学长竞争?」

「别管舞伴了,没舞伴至少还能组去死团取暖,可是你们觉得穿着这玩意能看吗能看吗能看吗?」黄少天抖出自己在二手用品店买的礼袍哀嚎。

「不错啊,至少是三十年前流行的女装款式。」方锐随口称赞,「不然咱们来抽签,输的人就穿黄少的礼袍打扮成女生,轮流当另外两人的舞伴如何?」

「为什么不让黄少直接扮成女生?」郑轩疑惑。

「这样才公平嘛,抽签定生死。」方锐很有义气地说,「况且要带黄少这么吵的舞伴,总是得挣扎一下有没有其他选择……」

「我次奥你这是什么意思,带个猥琐的舞伴有比较好吗?」

 

假扮成女生的选项很快就被否决了,三人垂头丧气地去上他们第一堂符咒课,正好看见苏沐橙走在前面。这名Gryifindor的美女最近又引起不少人的注意,已经有许多人放话想邀她当舞伴,不过听说那些埋伏在教室外等苏沐橙下课的男生们都莫名被打晕,醒来后发现自己被扔到城堡外。

「你们觉得邀苏沐橙当舞伴如何?」方锐悄声问。

「看不出你有受虐的倾向啊,嫌平时被整得不够惨吗?」郑轩没好气地提醒,「别想了,她肯定会和叶修一起去舞会,没看见他们平时这么要好吗,不信你问黄少?」

黄少天不知道在思考什么,差点连郑轩的问话都没听见。

「啊?哦你问我意见吗?我也认为那女人会和叶修一块去,不过他们有没有那样的关系我也不清楚,至少能确定那些人不是叶修扔的。」他想到某个妹控幽灵,忍不住抖了一下,「不然咱们来想想别的人选,你们认为雷文克劳的楚云秀怎么样?」

「你确定霸气外漏的楚姐看得上咱们?」

 

三人再度陷入烦恼,转角的另一头也有人很苦恼,准备去地下室上魔药学的叶修正好被几个Slytherin的新生拦住,想知道四楼黑魔法防御术教室的位置。

叶修抓抓头,他不想太耗太多时间陪新生走这段路,但又不想被冠上高冷这个形容词。就在叶修思索的时候,他忽然看见一群吵闹的Gryifindor学生经过。

「Accio,黄少天。」

叶修毫不考虑地拿出魔杖,学生里最吵的那位忽然往他的方向飘去,嘴里还发出啊啊啊的惨叫声。

「早安,少天。」叶修机警地闪过朝自己撞来的身子,伸手用魔杖勾住对方的长袍,及时让旁边的墙壁躲过被撞的命运。

「你妹啊怎么又是你这家伙,能不能用正常点的方式打招呼?」看清楚是哪个家伙把自己召来后黄少天忍不住大吼,「说过多少次别再用召唤咒把我抓来了,以为我是召唤兽吗……等等,你刚才没听见什么吧?」他突然有些心虚。

「没听见,但肯定是在说我坏话。」叶修也习惯了,「帮个忙,能不能把这些学生送到黑魔法防御术教室?」

「靠啊你还真以为我是召唤兽!」黄少天又骂了一顿,「每次帮你都没什么好事,上次掩护你躲过冯校长追杀已经仁至义尽了,这次帮你这个忙又有什么好处?」

「嗯……一包榨菜?哎有话好说,符咒学教室不也在同层楼,你分明顺路嘛。」叶修随口扯了一句,见黄少天调头就走,只好赶紧把人拉回来,「不然这样好了,扫把和雨伞你选一个?」

Slytherin的新生面面相觑,绞尽脑汁思考他们的级长究竟在说什么谜语,却没想到黄少天还真的回头了。

「雨伞。就这么说定了,我等你那只杂牌猫头鹰。」黄少天隐忍自己的兴奋,脸上露出嫌恶的表情,「都不知道打过多少次了谁想和你比魁地奇,更何况一个打击手能和追踪手比个毛啊,下次比赛再说吧。」

「好。」叶修也答应得干脆,「这次想赌什么?既然咱们都穷,就别互相伤害吧。」

「再说吧再说,我看时间也快到了,这些小鬼头该去上课……」黄少天本来打算离开了,看见追着自己来的方锐和郑轩,一个念头忽然闪过脑海。

「等一下!这次咱们赌大一点。」黄少天喊住叶修,对着他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

「啧啧,真没想到你有这种癖好,我要重新认识你了少天同志。」叶修神色古怪地打量黄少天,彷佛今天第一次见到对方。

「去去去,这不是没多少选择才轮得到你吗?赌不赌一句话!」

黄少天提的赌注也是临时起意,所以他没想到叶修竟然马上点头答应了。

「穿得漂亮点啊。」叶修亲切地拍拍黄少天的头顶,这两年他也长高了,终于不再像个小毛头。

「靠,谁胜谁负还不知道呢,别说得好像赢了一样。」黄少天甩开叶修,在背后比了中指。

 

方锐和郑轩看黄少天带了一群Slytherin的新生回来,忍不住摇头叹气,不约而同低声说了一句没出息。

「你们说什么?」黄少天敏锐地望向他的好友们。

「没什么,我们绝对没骂你没出息。」方锐说,「怎么回事,看你开心成这样,不会是叶修答应要让你揍他一顿吧?」

「被你猜中了,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黄少天压低声音,「记得我说叶修那里有一根伪装成雨伞的魔杖吗?他答应拿它和我打一场了,我总觉得那东西有些古怪,你们到时候也帮我看看他在耍什么花样。」

「这还差不多一点。」郑轩赞赏似地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还以为你已经被Slytherin收买了,最近你实在和叶修走得太近。」

「我这是战术!战术好吗?听过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这句话没有?」被指控的黄少天有些生气,「你们不懂,我刚才还顺道解决了舞伴的问题。」

「等下再谈吧,先把这些小鬼们送去他们该待的地方。」方锐忍不住抱怨,「为什么叶修那家伙知道我们这节课是符咒学?」

 

他们把那群Slytherin丢在黑魔法防御术教室前,再趁符咒学教授没注意时偷偷溜进自己的教室。苏沐橙和她的朋友们用责备的目光看着他们,把搁在旁边的背包收回去,让出三个空位。

趁着练习符咒的空档,三人继续刚才的话题,不过方锐很快就失手把原本该用咒语点燃的酒精灯打翻了。

「你现在是叶修的舞伴?」郑轩一脸震惊。

「你脱单了?」方锐已经懒得管洒在身上的酒精。

「喂喂喂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黄少天发现他们的反应不太对,「是你们说要抽签反串女生,我这不是看我们才三个人特地多拉一个人下水吗?何况我说的是输的人当女生,都还没打呢怎么就认定是我输了,对朋友多点信心行不行?」

「当然有信心。」郑轩拍胸保证,「我们一定会找人把你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这么说苏沐橙现在没有舞伴了对吧?」方锐兴奋地说,立刻转身去找苏沐橙,「喂沐姐姐,刚才叶修答应别人要去参加舞会了,妳能不能当我的舞伴啊?」

靠,不愧是猥琐方!说好的兄弟义气呢?

黄少天和郑轩在后面气得牙痒痒的,却没想到苏沐橙给了意外的答案。

「我早就答应小莫凡当他的舞伴,本来就没有要和叶修一起去,他不参加舞会的。」苏沐橙好奇地问,「你刚才说他答应谁了啊?」

黄少天眼前忽然天旋地转,方锐和郑轩同情似地看着他。

 

到了舞会当天,Hogwarts到处都是既紧张又期待的学生,有些人的发型已经和平常不一样了,女生们窝在厕所或是寝室里拚命打扮自己,男生个个装作对舞会毫不在乎的样子,却偷偷溜到没人的地方在头上抹了一堆「轻松亮发魔药」。

而在一间没上锁的空教室,也有些人溜进里面为舞会做准备,不过他们却是一起打扮某个人。

「云秀,谢谢妳特地来帮忙。」苏沐橙对雷文克劳的女孩微笑,手上拿着几罐生发水和一大盒化妆用品。

「别客气。我这里刚好多一件礼袍,用伸缩咒应该可以让他穿得下吧?」楚云秀拿起一件蓝色长袍,在底下比划着。

被同时下了全身锁咒和静默咒的黄少天无法动弹,一脸悲愤地望向把他骗来的方锐和郑轩,脸上表情示范了什么叫生无可恋。

 

在晚宴开始之前,入口大厅挤满准备和舞伴会合的人,叶修穿了一件中规中矩的墨绿色礼袍,百般无聊地站在楼梯旁,顺便警告几个在走廊上你追我跑的一年级新生。

一部分Slytherin的学生站在远处观察,想知道原本不打算参加舞会的级长被什么风吹来了。那些没有女伴的葛来芬多学生则是握紧魔杖守在旁边,等着确定学院里最漂亮的女孩是不是被叶修邀走了。

不过这些人精心准备的咒语却没有施展的机会,他们见到苏沐橙挽着目前还默默无名的Gryifindor男孩,另一手勾着一位穿着宝蓝色长袍的女生。

没有人知道这位女孩是哪个学院的,她的脸上罩着一层珍珠色的薄纱,让人没办法看清五官的样貌,铭黄色的长发绑成一个优雅的公主头,长袍上面缀的小钻石就像是夜晚的星星。

叶修显然也被这名女孩惊艳了(或者说是惊吓),大家看他蹲在地上掩嘴咳了好几声,这才起身邀请女孩和他一起步入餐厅。

没有舞伴的学生们聚在一起讨论叶修的舞伴究竟是何方神圣,Gryifindor的去死团成员也把同样没伴的方锐和郑轩招来,但这两人却像中了呵痒咒似地一直捧腹大笑,顺便解释黄少天因为礼袍太丑而不愿意参加今晚的舞会。

用餐时间结束后,餐厅忽然变成一个巨大的舞池,大家纷纷带着自己的舞伴,随着音乐的节奏翩翩起舞。叶修和蓝袍女孩站在旁边盯着舞池发呆,蓝袍女孩双手抱胸,散发一股谁敢邀她下去跳舞就杀死谁的气势。

叶修觉得有趣,忍不住试着逼对方说话。

「喂,你看你那两个朋友想去邀楚云秀呢,这是他们第几次被拒绝啦?哎唷,那个姓方的小子好像放弃了,他跑去和你们球队另一个追踪手说话呢,是姓林还是姓唐啊?」

叶修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得喋喋不休,蓝袍女孩依旧沉默不语。

「怎么不回答?今天这么安静让我有点害怕啊,不会是被谁下了咒不能说话吧,平常说话的份量都到哪去啦?我……」

「靠谁想说话了我现在是女人、女人!你看见哪个女人声音这么低沉的,要是穿帮了我第一个掐死你再自尽!」蓝袍「女孩」终于受不了了,他扯着叶修的领子,状似亲昵地在对方耳边咬牙切齿地说。

「唉,果然你不说些什么气氛就不对了。」叶修对着黄少天愤恨的表情摇头叹气,「你想和我殉情我还不想呢,咱们还是活着跳支舞吧。」

「你妹的我才不跳!要我和女人一样跳女步才不干。」

「那我们继续在这里说话,等着让大家发现你的身分好了。」叶修凉凉地说,「放心吧,这支舞好像没什么男女步的问题,随便下去晃晃应该还好。你现在站在池边反而变成标靶了,没看见对面那些没伴的男生飘过来的眼神多饥渴吗?」

黄少天一阵恶寒,立刻拉着叶修步入舞池。

叶修一手牵着黄少天的手,另一手扶着他的腰,两个人还真的只是随便晃晃身体,不断偷看身边的情侣怎么跳舞。

「喂你到底会不会跳?卧槽你差点踩到我了,没看见旁边那一对的脚步是这样左脚前右脚后……欸怎么跳到这里大家都开始接吻了,是这首歌的规矩吗?我警告你啊,你的脸要是敢过来我分分钟用高跟鞋踩烂你的脚……」

「你还是安静点好了。」叶修感觉头有点疼。

「真难伺候,是你要我说话我才说的啊。」黄少天嘟嚷,乖乖闭上嘴巴。

两人之间的气氛终于和缓,黄少天沉默地让叶修带着跳舞,他的头刚刚被按在对方的肩头,免去和其它人对上眼的危险。这时候演奏的音乐非常轻柔,黄少天还能听见叶修的心跳。

「你为什么要和我打这个赌?」叶修低声问,垂下来的头发搔到黄少天的耳尖。

「就和你说是方锐那个烂点子让我临时起意的,要是我当时先找到别人打赌我也赌这个。」

「哦。」叶修也不多说什么,就是笑了笑。

「笑什么,你本来也有一半的机会扮成女生不是吗?要不是你答应了这个破赌注我也不会站在这里。」黄少天碎念,「那你又为什么答应啊?」

「不就是想看到你站在这里?」

音乐刚好停在最后一个音符,黄少天不小心踩了叶修一脚。

「抱歉抱歉,啊啊现在是换曲子了吗?要不我们到一边凉快去怎么样,你的脚没事吧?」

「没事,曲子还没停呢。」叶修继续带着黄少天跳舞,他们又沉默一阵子,就这样继续跳着下一首歌,还有下下一首……

 

「靠,我果然还是很讨厌你。」黄少天突然没头没脑的说。

「我也是。」叶修回答。但他们没有人放弃跳舞,整场舞会都待在对方身边


(TBC)

前面放的两篇也偷偷修了一遍


先自首一个小BUG…

Accio是召唤咒(湾家翻成「速速前」),HP里面好像没有拿来召唤生物

但老叶召唤少天这一段我舍不得改呜呜呜呜


总之我的少女心都快漫出來了

抗议求轻拍  感谢_(:з」∠)_

 

评论(18)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