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秋

- CP
葉黃(全職)、花怜、忘羨、冰秋

【天官赐福/花怜】 不知羞02

依旧是纯情太子被羞耻play(。

(前篇:01   后篇:0304

02

两人对视半晌,谁都没出声。

最后是花城先眨眨眼,接过谢怜手上的白布,道:“好哥哥别生气,我不逗你了,否则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被你躲着跑。”

那语气,又是带了调侃似的埋怨,让谢怜先是下意识否认道:“不,我没有生气……”

随后,他消化了花城说的话,愣了一下,有些哭笑不得地想着:“难道前阵子我不敢和三郎对上眼,竟是被三郎逗弄了?”

彷佛印证了花城的话,谢怜悄悄睨向身旁。

只见花城手持白布,随意在脸上擦拭。那只灵动的眼睛依旧盯着谢怜,可是却没有让人拔腿欲逃的压迫,反而带有某种轻松而满足的神色。

好像在说,只要看着谢怜,就足够了。

谢怜被花城这样瞧着,彷佛也感染了花城的好心情,嘴角上扬。

 

两人整理完毕,除去外衣和靴子,并坐在草席上。这一次,谢怜终于记得找来一床被子,将被子平均覆在双方身上,然而席上仍是缺了两颗枕头,条件依旧克难。

谢怜在心中默默对比了花城让他住过的客房,还有鬼市那栋极其华丽的极乐坊,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歉声道:“又得委屈三郎一晚了。”

花城摇头,嘻笑道:“我不介意,这里挺好的。”

谢怜无奈地笑了笑,知道花城这是在哄他。

却没想到花城挑眉,换了副神情,郑重道:“我是真心觉得这里很好,只有我和你,再无其它。”

言下之意,没有其余闲杂人等,也没有三界的各种破事纷扰。

谢怜懂得花城的意思。 

久未有人气的菩荠观,依旧冷清而贫脊,只有一支点在草席旁的红烛,微弱地摇曳唯一的光明。

可是眼前的红衣男子,却让谢怜觉得整个人都温暖了起来,竟也在这简陋的空间里,品味出岁月静好的氛围。

 

花城瞧着谢怜,微微一笑,提醒道:“哥哥,时候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谢怜“嗯”了一声,花城拉起另一半的被子,阖上那充满笑意的眼睛。

三界忌惮的鬼王,此刻安静而乖巧地躺在谢怜身边。

谢怜出神了一会儿,这才缓慢侧身,准备吹熄蜡烛。

然而,胸口满溢而出的某种柔软情感,却让谢怜的身体一顿,转而俯身至花城身上,凑到对方的唇前。

比起花城那恶作剧般的亲啄,谢怜的这一吻,缓慢、慎重而温柔。

 

花城立刻睁开了眼。

两人双唇分离,谢怜缓缓后退,欲收回撑在花城身边的那只手,却被花城迅速握住。

他撑起半边身子,像是有点不敢相信刚刚发生了什么,喊了一声“哥哥”,表情甚是惊喜。

谢怜被花城瞧出一些迟来的羞赧,态度倒是落落大方,问道:“什么事?”

花城的目光上下移动,打量谢怜的神情,稍微让自己冷静一些,这才笑道:“没什么,第一次被哥哥亲了,好像作梦似的……还以为不会有这一天呢。”

花城这么一说,倒是让谢怜觉得不对了。他眉头紧蹙,认真道:“为什么不会呢?既然我心悦你,自然也会想吻你。”

谢怜说得诚恳,一时之间,花城竟像是被说得哑口无言了。

随后,花城嘻嘻一笑,故作轻松问道:“除了亲吻之外,也想与我亲热吗?”

谢怜一愣,先是思考关于亲热二字的定义,脸上蓦然一红,最终才艰涩开口,道:“这是……自然的。”

微光之中,花城那只半隐在黑暗中的眼睛,瞬间亮了。

花城继续问道:“好哥哥,那你想怎么和我亲热呢?”

他问得是如此温和,没半分逼迫之意,彷佛只是好奇谢怜会说出什么答案。

谢怜迟疑了一会儿,想了想,道:“亲……亲得久一些,然后……”

然后…然后什么?

这个问题,彻底难倒了戒欲八百年的太子殿下。

花城也不追问,倒是开口央求道:“哥哥,那你再亲亲我,亲得久一些。”

谢怜正是满脸通红,恨不得这个话题早点结束,可是瞧见花城满脸期待的神情,又不忍拒绝。

 

花城好似也看出谢怜的难处,于是伸手至方才脱下的外衣里,翻出一颗小小的糖。

他坐至谢怜前方,修长的手指夹着那颗糖,凑至谢怜嘴边,道:“好哥哥,要不你喂我吃糖吧。”

言下之意,自是希望谢怜以嘴相喂。

谢怜脑中瞬间空白,花城笑吟吟地望着他,待他缓过来。

那颗糖就这样举着,不进不退。

谢怜知道,这时候若是露出半点为难的神情,甚至只需要轻声喊了三郎,花城立刻就会收手。

可是他没有这么做。

鬼使神差似地,谢怜低头,就着花城的两个指头,半含半舔地将那颗糖收入口中。

花城微微一笑,静静地瞧着谢怜,神色坦然。

没有压迫,也没有鼓励,甚至丝毫不在意谢怜吃了那颗糖之后的下一步,一切任由谢怜决定。

恍惚之间,谢怜想起花城曾经说到送骨灰的事情。

挫骨扬灰,撒着玩儿,都随你。

那枚掌控着花城性命的骨灰戒指,正稳贴在谢怜的胸口,隐隐发热,鼓励他继续动作。

 

谢怜深吸了一口气,先是伸出一只手,轻轻搭上花城宽阔的肩膀,另一手则抚上花城的脸,接着向前仰起身子,将嘴唇印上对方的唇。

谢怜先用唇瓣轻轻撑开花城的唇,花城柔顺地配合他的举动张嘴,让谢怜将含着的糖用舌头缓缓推送过来。随后,谢怜又像是不放心似地,鼓起勇气将舌头探进花城的嘴里,好似在确认那颗糖完美地送达目的地。

末了,谢怜犹豫了一会儿,甚至还舔了舔花城的唇瓣,像是怕黏腻的糖沾染在对方唇上。

说是喂糖,还真的喂得极其用心。

吻毕,谢怜退回来,看见花城轻翘嘴角,朝他满足地笑了笑,却是觉得胸口微闷。

花城显然也注意到谢怜的情绪不对,连忙收起笑容,有些担忧道:“哥哥,怎么了?”

谢怜瞧着花城,轻声道:“三郎,你不必如此。”

见花城露出不解的神色,谢怜斟酌一会儿,解释道:“刚才……我感觉你很想回应,可是忍住了……不必这样,既然我们心悦彼此,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花城闻言,低头沉默了一会儿,才哑声开口道:“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谢怜点头。

烛光忽明忽亮,花城抬起头来,谢怜再度见到这几日闪躲的目光。

滚烫、炙热而逼人,并且好像烧得更厉害了。

可是,与那猛烈的目光不同,花城的动作却是极其小心,无论是将谢怜放倒在草席上,还是覆身在他唇上舔咬,却是百般温柔,万分珍惜。

谢怜仰头迎合花城的唇齿纠缠,隐约又尝到方才那黏腻的甜味。送入花城口中的那颗糖还没化掉,又被唇舌推送着过来,好让谢怜也一同分享。

谢怜被吻得酥麻,活了这么多年,终于感受到什么叫情动的滋味。

他一只手抵在花城的胸前,另一手却环上花城的背,脑袋乱哄哄的,分不出是想推开还是继续,任由花城调皮推着糖与他纠缠,直至那颗糖终于化作糖水,分溢至两人的口腔之中,花城才依依不舍地退出。

 

缠绵方罢,花城撑起身子,居高临下地审视着谢怜,面无表情。

谢怜觉得,要是那眼神能传达热度,他现在应该已经熟了。

只见花城一笑,又恢复原本的神色。

谢怜正欲松口气,花城却又低头附在谢怜耳边,柔声道:“好哥哥,今晚和你行夫妻之实可好?”

话说得隐晦,可是谢怜听懂了,脑中再度空白。

他张了张嘴,涨红着脸,支支吾吾地想说些什么,却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花城饶富兴趣地观察着他的表情,这让谢怜又更不好意思了,有些恼怒地喊了一声:“三郎!”

花城嘻嘻一笑,脸上带着笑意,却是退开了身子,将原本禁锢在谢怜左右的双臂收了回来,与谢怜拉开距离,这才道:“别怕,我闹着玩呢。”

他的语气,像是刚才只是开了一场玩笑。可是那只明亮的左眼,却被谢怜看出了压抑。

谢怜觉得,自己好像看不得花城表现出半丝忍耐。

他叹了一口气,缓缓开口,道:“三郎,不需要这样,你想要做什么就告诉我。我只是……太突然,有点不知所措罢了,你不必担心我承受不住。我……”

谢怜意识到花城变得深沉的目光,忽然有点说不下去,可是再怎么困难,还是得说出口。

因为他真正承受不住的,就是花城这般隐忍且小心的态度。

花城性格直来直往,现在却是对他百般顾虑。从未被人如此珍视的太子殿下,反而觉得自己要被这种捧在手上呵护的感觉逼疯了。

谢怜吞了吞口水,鼓起勇气,终于道:“我也确实是想……想和你拥有夫妻之实的。只是我一向清心寡欲,戒淫至今,对于这种事情……怕是要请三郎……请你多教教我了。”

 

谢怜感觉自己活了八百多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好好说出完整一句话是如此困难。

可恶的是,花城听了他这么费力的告白,愣了一会儿,轻抿薄唇,却是忍不住笑了出来,低头啄了谢怜的脸颊一口,称赞道:“好哥哥,既诚实,又好学。”

谢怜简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句称赞,嘴巴一张一阖,好不容易才挤出一声:“谢谢。”

花城挑起一边眉,续道:“不过……哥哥误会了,这种事情我也没经验,恐怕哥哥要和三郎一起摸索了。”

谢怜“啊”了一声,一脸惊讶。

对于谢怜的反映,花城略有些不满,正色道:“我说过,我是为了哥哥而活的,哥哥怎么会觉得我会有其他经验?”

谢怜迟疑道:“那方才……”

他原本是想问刚刚花城那熟练的吻,想了一想,好像也没必要探究,转而改口道:“那我们该怎么办才好?”

花城嘻笑道:“自然是一起慢慢探讨,互相指教了。”

见谢怜蹙眉,似乎觉得不踏实,花城再度凑到的耳朵旁,鼓励似地道:“放心,我看了册子学习,要是姿势不对,我一定会手把手地亲自教导哥哥……”

 

花城这温柔的哄声,立即让谢怜忆起在鬼赌坊的那一晚。

众目睽睽之下,花城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两人手心覆着手背,一同晃动木盅。

手背感受到花城传来的热度,手心则是被骰子震得发麻,加上花城一次又一次地循循善诱,百般迁就……

 

想到接下来,花城要手把手教导自己的是什么,这让谢怜再度涨红了脸。

这一次,他是真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TBC)

 

其实这篇文的主轴是这样的:

(1)

花城含蓄地跟谢怜讨亲亲

谢怜:三郎不必如此,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于是花城按着谢怜狂亲一顿

(2)

花城含蓄地跟谢怜讨啪啪

谢怜:三郎不必如此,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于是花城即将按着谢怜狂侵一顿


鬼王经过大哥洛冰河的教导(?),掌握了以退为进的道理,逼得纯情太子主动以身饲鬼。

饱受摧残的太子殿下,还在心疼三郎百般忍耐,嘻嘻。


真的好喜欢年上受心疼年下攻的模样啊,希望大家会喜欢

(又,花城拿白布其实不是在擦脸,他在闻谢怜的味道,然而太子被眼神迷惑了没发现。)


评论(23)

热度(484)